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宿山人

欢迎对王家屏研究、《金瓶梅》研究、三晋文化研究以及文学创作感兴趣的朋友来作客!

 
 
 

日志

 
 

发给永贞:王家屏讲《论语》(1)  

2014-05-09 09:09:52|  分类: 王家屏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颜渊问为邦章

 

颜渊问为邦。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

 

时是时令。

辂是大车。

冕是祭服之冠,

韶是舜乐。

郑声是郑国之音。

侫人是早谄辩给之人。

 

昔颜渊以王佐之才,有志于用世,因问为邦之道于孔子。孔子答之,言:治莫善于法古,道尤贵于用中。三代治历明时,子丑寅尝迭建矣。而惟夏以建寅之月为岁首,以顺天道,其时则正;以授民事,其令则善;欲改正朔者,所宜遵也。大辂之制,至我周始,加其饰然,过侈则易败。惟殷之辂,朴素浑坚,等威已辨,质而得中,此其为可乘者焉。冕旒之服,自黄帝已有其制,然文采则未着。惟周之冕,华不为靡,费不及奢,文而得中,此其为可服者焉。至于乐以象成,作者非一,而和神人、格上下,尽善尽美,则莫有过于韶舞者,故乐当用韶舞焉。夫治道固有所当法,尤有所当戒,又必于郑声则放绝之,勿使其接于耳,于侫人则斥远之,勿使其近于前。何也?盖郑声邪辟滛泆,一或听之,则足以荡人心志,可恶莫甚焉,故不可不放也。佞人变乱是非,一或近之,则足以覆人邦家,可畏莫甚焉。故不可不远也。如此,则法其所当,法以举致,治之大典;戒其所当,戒以严害,治之大防。于为邦何有哉?按此章,孔子斟酌四代礼乐,以告颜渊,方望之以隆古之治,而即举郑声、佞人亡国之事以为戒。盖有治则有乱。世之治也,以礼乐法度维持之,而不足其乱也,以声色佞幸败坏之,而有余。是以尧舜犹畏孔壬,成汤不迩声色,诚所以绝祸本而塞乱源也。《书经》有言:不役耳目,百度惟贞。保治者宜留意焉。

 

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孔子言,天下之事变无常,而夫人之思虑贵审。故智者能销患于未萌。止祸于未形者,惟其有远虑也。若见目前安宁,而于身所不到处照管不周;图一时苟且,而于后面未来光景想筭不及,此无远虑。人其计事不审,防患必疎,自谓天下之事无复可忧,而不知大可忧者。固已伏于至近之地,几席下将有不测之虞,旦夕间或起意外之变矣。是故,圣帝明王身不下堂,序而虑周四海之外;事不离日,用而计安万年之久。正有见于此也。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