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宿山人

欢迎对王家屏研究、《金瓶梅》研究、三晋文化研究以及文学创作感兴趣的朋友来作客!

 
 
 

日志

 
 

子张学干禄  

2013-09-04 11:12:40|  分类: 佛宿山人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张学干禄 - 山人 - 佛宿山人
 (图片来自博友处)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杨伯峻:子张向孔子学求官职得俸禄的方法。孔子说:多听,有怀疑的地方,加以保留;其余足以自信的地方,谨慎地说出,就能减少错误。多看,有怀疑的地方,加以保留;其余足以自信的地方,谨慎地实行,就能减少懊悔。言语的错误少,行为的懊悔少,官职俸禄就在这里面了。
钱穆:子张问如何求禄仕。先生说:多听别人说话,把你觉得可疑的放在一旁,其余的,也要谨慎地说,便少过。多看别人 行事,把你觉得不安的,放在一旁,其余的,也要谨慎地行,便少悔。说话少过失,行事少后悔,谋求禄仕之道,就在这里面了。
李泽厚:子张问得官职、获薪俸的方法。孔子说:多听,保留有怀疑的地方,谨慎地说那可以肯定的地方,就会少犯过错。多看,不干危险的事情,谨慎地做那可以肯定的部分,就不会失误后悔。讲话少过错,行为少后悔,官职薪俸便自然会有了。

 

详解:本章难点在字,上面三位如通常般把当成禄位、俸禄,由此而玩官本位的把戏,却不知道这只是后起的意思。的本义是福气、福运,《说文》:禄,福也 ,而《诗经》也有天被尔禄。这是当时的人普遍想法,是上天施与的。其实,直到今天,这也是中国人的普遍想法,否则看相算命之类就不会如此长盛不衰。站在文化类型的角度,人类社会最早的文化类型是所谓的巫文化,像天被尔禄,就是典型的巫文化,而孔子这里所打破的,正是这种巫文化的逻辑。但实际的中国历史,传承的却不是孔子的,而是用巫文化所改头换脸的孔子。孔子所反对的,最后却被包装成孔子,这在世界历史上却不是一个特殊的现象,马克思的遭遇就更现代、更惨烈了。伟大的思想,最终的命运都逃不过这种改装,但伟大的思想是无法最终改装的,这同样是历史的常态:伟大的思想总要春光乍泄

 

    子张,孔子晚年的学生,他来孔子这里,希望学干禄,也就是学习如何求得福气、福运。,平声,求取的意思。在人不知的现实社会生存,永远离不开的,就是这个。能的,最重要的就是所谓两字。这两字,无人能逃,而两者互相依存,一般人所谓的好福气、好运气,也离不开这得有号称不要“名”、“利”的,基本都为“”的失败者,失败了,就逃,最终得一个看破“名利”的虚名,还是在“名利”之中。中国文人经常装出很喜欢陶渊明的样子,且不管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这之名,所谓不同流合污之名,才是真要的。所谓田园,陶渊明还能真比得上任何一个真正的农民?陶渊明之流不过是失败了,逃避到一个幻境里去自渎而已,其后文人在陶渊明的自渎里继续自渎,得“清名”、“高名”,得“千古留名”之“”,又何能脱离这“名、利”二字现在,大家都脱光光,直往名、利去,这倒显得不那么虚伪,有点可爱了。

 

     孔子生活在现实之中,当然不会虚伪地逃避现实的名、利。但站在孔子的角度,他的是大名、大利何谓“大名、大利”?就是“圣人之道”,就是把人不知的世界改造成人不愠的世界,这才是真正的名、利,也才是真正的, 真正的福气、福运,这才是全人类真正的幸福。当然,子张要问的,只是个体的福气问题,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了,没有人真正希望自己 没有福气、福运的,就算是有被虐倾向的人,也有他的福气、福运,对他来说,能让他很爽地被虐,就是福气、福运了。因此,如何能干禄,这是个体生存必须要解决的问题。当然,对于国家、社会,其道理是一样的。

 

     孔子的回答,完全不涉及巫文化天被尔禄。有人可能要反驳说,《诗经》是孔子编撰的,如果孔子并不同意这种思想,为什么会保留天被尔禄相关的诗。这种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就像本ID现在解释孔子,并不是说孔子的境界就是本ID的境界。本ID多次说过,孔子、马克思都不是究竟,但如果你连孔子、马克思都搞不明白,就更无法究竟。在人类所有的思想中,孔子、马克思是有史以来最高的了,必须先把握他们才能论及其余。但别以为这就是禅,这就是本ID的思想,和这个毫无关涉。本ID就是看到从来没人能真正理解孔子,都是曲解,所以才费这工夫写写孔子的事情,但这和本ID又有什么交涉?孔子、马克思又怎能明白本ID的境界?同样道理,孔子当然可能编撰与天被尔禄相关的诗,但天被尔禄巫文化玩意,又如何能明白孔子的境界?

 

      其实孔子的回答,完全从上章而来,多闻多见,这都是智慧的前提。孔子的话,简单概括,就是福智两全,去除;,过失;,危险;,过失。言寡尤,行寡悔是典型的互文,就是言行都少过失的意思,把解释成后悔、懊悔等,是不明白互文的语法功能。多闻阙疑,见闻广泛从而去除疑惑;多见阙殆,见识深厚从而去除危险。既然疑惑、危险都去除了,为什么还要慎言其余慎行其余?其实,没有疑惑才是真正的大疑惑,人的言行,有哪个不是自以为很有把握才言行的?人的失败,总是在其最有把握、毫无疑惑的地方;而自以为没有危险才是最大的危险,这一点就更容易理解了。疑惑、危险,对于人生来说是不患的,是没有位次的,人生就是充满疑惑、危险的。人的生命,如风中烛,随时随地都可以被吹灭,至于人的疑惑,那就更多了,随时随地都在两难之中。,都是不患的,正因为的无位次,才有阙疑阙殆的位次。但这位次之,如沧海之浮沤,而其余是沧海,不患是沧海,因此只能够慎言其余慎行其余


   
,一般都解释成谨慎?那什么是谨慎?哈姆雷特那样算不算?如果是个大傻瓜,无论如何地谨慎言行,还是大傻瓜。谨慎是与所在位次相关的,有如此的见闻、如此的见识,才有如此的谨慎,如此就是位次。而腐儒把搞成谨慎的把戏,然后用一个谨慎的名言把中国人最后都搞成谨小慎微的孬种,其大矣。,通遵循的意思,该种用法在先秦时代十分常见,例如在《墨子》、《荀子》、《管子》、《韩非子》里都有。遵循什么?就是多闻所闻、多见所见。人的一切,只能从现实出发,只能从现实当下位次出发,而现实当下的位次不是凭空而来的,自所闻、自所见。但必须,才可能,否则不过是人云亦云、人行亦行而已。


    
言行其余,离不开闻见的位次,有如此闻见,方有如此言行 多闻见,然后才能慎言行;在多闻见基础上的慎言行,才可能寡尤悔,才可能禄在其中矣。在孔子这里,人之源自人之言行,而非天被,包括类与社会以及个体意义上的人。人类的福祸、人类社会的福祸、个人的福祸,国家的福祸,都是自己的言行造成的。要,孔子指出了其中唯一现实的可能,就是:多闻见、慎言行、寡尤悔。遵循这九个字切实下去,才可能成就福智两全离不开,而没有,只是苍白之智,无补于事。本ID有两句诗是评价毛氏的:曾经天地齐同力,毕竟英雄不自由福智两全,则天地齐同力福智相偏,则英雄不自由多闻见、慎言行、寡尤悔,须臾不可离矣。

 

缠中说禅白话直译:

 

子张学干禄。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矣。

 

子张求问获取福运的方法。孔子说:见闻广泛而去除疑惑,见识深厚而去除危险,遵循如此“闻见”而如此“言行”,那么言行都会少过失。言行少过失,福运在其中啊。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