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宿山人

欢迎对王家屏研究、《金瓶梅》研究、三晋文化研究以及文学创作感兴趣的朋友来作客!

 
 
 

日志

 
 

《雁塔圣教序》  

2013-07-25 19:33:34|  分类: 佛宿山人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赵氏所处时代,是书风丕变的急转期。康有为持论尊碑卑帖,既著书立说,复身体力行。书坛翕然宗之,习碑逐古之风鼎沸,好事者每以书帖为不肖。而赵氏则坚持晋唐书风,其所书禇字峭劲圆融,气格豪迈清遒,不为彼时官场及市俗流行之“馆阁体”所囿,也不为一味好碑的所动,显示了书风和人格的独立性。其书艺之成就,当为此一时期之佼佼者。
  此为赵氏所临禇遂良圣教序,形准而意足,精气神俱佳。上下千年间,师禇者多多,而以赵氏置其间,堪称一等高手。惜其时书坛崇尚北碑,故赵氏成就少为人推崇,以至清
末以来书史、书论对其皆少有提及,近乎湮没无闻。

     褚遂良《雁塔圣教序》亦称《慈恩寺圣教序》,永徽四年(653)立,正书,共21行,行42字。存西安大雁塔。此碑分两部分,前部《大唐三藏圣教序》由唐 太宗撰文,表彰玄奘法师去印度取经,往返经历十七年,回长安后翻译佛教三藏要籍的情况。后部《述三藏圣教序记》由高宗撰。
    此碑是褚五十八岁时书,最能代表其独特风格。意间行草,疏瘦劲炼,雍容婉畅,仪态万方,足具丰神。故张怀瓘赞曰:“美人婵娟,似不轻于罗绮;铅华绰约,甚有余态。”此碑由当时名刻手万文韶刻,精细入微,兼得褚书形神。
    另古同州亦有一文字相同的碑刻,称“同州圣教”,与此“雁塔圣教”相区别。王偁曾评说:“……同州、雁塔两圣教序记是其自家之法,世传《兰亭》诸本,亦与率更不类。盖亦多出自家机杼故也。”此碑“记”中两个“治”字,为避高宗讳,缺末笔。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赵世骏《楷书五言诗四屏》轴,85×19.5cm×4。庚申(1920年)作。

 

    赵世骏 (?-1927),字声伯,号山木,江西南丰人,久居在北京,为陈宝琛弟子,与清书法家鲁琪光齐名。清光绪十一年(1885)拔贡,官内阁中书,擅长书 法,工寸楷,亦善画花卉,初学钟,王,晚学褚遂良,所书几可乱真。曾为袁世凯幕僚、邮传部尚书杨士琦写墓志铭,孙荫亭见之谓“睹此君书,几疑河南尚在人 间”,可见得诸法之深。后因近视不能悬腕作书,乃钟情于金石碑帖鉴赏达30余年,书肆所印古碑贴能得其评鉴者为时人所重,与翁方纲同称为金石名家。居北京 琉璃厂北柳卷南丰会馆数十年,四方求书碑铭者络绎不绝,声名远播。

                                                                                                

延伸阅读

唐代褚遂良楷书《雁塔圣教序记》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清代赵世骏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
    褚遂良楷书《雁塔圣教序记》

 

    《大唐三藏圣教序》(下简称《圣教序》)与《大唐皇帝述三藏圣教记》(下简称《圣教序 记》)二石皆为楷书,万文韶刻。两石位于陕西西安市南郊慈恩寺大雁塔底层,分立塔门之东、西龛各一。东龛内为唐太宗所撰之《序》碑,书写行次从右排向左; 西龛内为唐高宗还是太子时所制,书写行次从左排向右,两碑对称。
    《圣教序》21行,行42字,共821字,文左行。《圣教序记》20行,行40字,共642字,文右行。前者题额是隶书、后者为篆书。褚遂良的官名,前者 为中书令、后者为尚书右仆射。年月日,前者为永徽四年岁次癸丑十月己卯朔十五日癸巳、后者为永徽四年岁次癸丑十二月戊寅朔十日丁亥。

     《雁塔圣教序》为褚遂良五十八岁时书,是最能代表褚遂良楷书风格的作品,字体清丽刚劲,笔法娴熟老成。褚遂良在书写此碑时已进入了老年,至此他已为新型的唐楷创出了一整套规范。
  结体:在字的结体上改变了欧,虞的长形字,创造了看似纤瘦,实则劲秀饱满的字体。王偁曾评说:“……同州、雁塔两圣教序记是其自家之法,世传《兰亭》 诸本,亦与率更不类。盖亦多出自家机杼故也。”褚遂良书法特点中整幅书法作品以弧形线条居多,即使是短线条,也有一咏三叹的情调。弧线的大量使用,使原本 笔直、坚挺的基本笔画,增加了柔和委婉。褚遂良在起笔时略微多了点逆笔,然后引回,波转一下。这些用笔都使褚遂良的书法显得生动活泼,不局限于原有的形 式。《雁塔圣教序》的笔画纤细而俊秀,即使是复杂的波折转笔,也是一丝不苟,毫无须发的遗憾。褚遂良秉承了文人书法家的笔法,在书写过程中却又能把握轻 重、灌输力量。
  运笔:《雁塔圣教序》在运笔上则采用方圆兼施,逆起逆止;横画竖入,竖画横起,首尾之间皆有起伏顿挫,提按使转以及回锋出锋也都有了一定的规矩。唐张 怀瓘评此书云:“美女婵娟似不轻于罗绮,铅华绰约甚有余态。”清代秦文锦亦评曰:“褚登善书,貌如罗琦婵娟,神态铜柯铁干。此碑尤婉媚遒逸,波拂如游丝。 能将转折微妙处一一传出,摩勒之精,为有唐各碑之冠。”
    评价:《雁塔圣教序》引领大唐楷书新格,书法史上褚遂良因此被重重地书上一笔。初唐三家——欧、虞、褚并称书坛,但真正地开启唐代楷书门户者,非褚氏遂良 一人莫属。纵观唐中期的颜真卿、徐浩,莫不受其影响,可以说唐朝中后期书坛风貌是由褚遂良启导的,特别是《雁塔圣教序》更具有创新的时代意义。

    《三藏圣教序》,世传二本,余赏评之,以为王书如干狐聚裘,痕迹俱无,褚书如孤蚕吐丝,文章具在。然今藏书之家,右军之刻多有,而中书之搨仅见。简翁此帙,纸墨两精,原溥可以保矣。(明代盛时泰《苍润轩碑跋》)
  河南《圣教序记》其书右行,从左玩至右,则字字相迎;从右看至左,则笔笔相背。噫!知此斯可与言书矣。(清代包世臣《艺舟双楫》)

 

《雁塔圣教序记》碑文:
    大唐三藏圣教序太宗文皇帝制
    盖闻二仪有象,显覆载以含生。四时无形,潜寒暑以化物。是以窥天鉴地,庸愚皆识其端。明阴洞阳,贤哲罕穷其数。然而天地苞乎阴阳而易识者,以其有象也。阴 阳处乎天地而难穷者,以其无形也。故知象显而征,虽愚不惑,形潜莫覩,在智者迷。况乎佛道崇虚,乘幽控寂,弘济万品,典御十方。举威灵而无上,抑神力而无 下。大之则弥于宇宙,细之则摄于毫厘。无灭无生,历千劫而不古。若隐若显,运百福而长今。妙道凝玄,遵之莫知其际。法流湛寂,挹之则莫测其源。故知蠢蠢凡 愚,区区庸鄙,投其旨趣,能无疑惑者哉?
    然则大教之兴,基乎西土。腾汉庭而皎梦,照东域而流慈。昔者分形分迹之时,言未驰而成化。当常现常之世,人仰德而知遵。及乎晦影归真,迁仪越世。金容掩 色,不镜三千之光。丽象开图,空端四八之相。于是微言广被,拯含类于三途。遗训遐宣,导群生于十地。然而真教难仰,莫能一其指归,曲学易遵,邪正于焉纷 糺。所以空有之论,或习俗而是非;大小之乘,乍沿时而隆替。
    有玄奘法师者,法门之领袖也。幼怀贞敏,早悟三空之心;长契神情,先苞四忍之行。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故以智通无累,神测未 形。超六尘而迥出,只千古而无对。凝心内境,悲正法之陵迟;栖虑玄门,慨深文之讹谬。思欲分条析理,广彼前闻;截伪续真,开兹后学。是以翘心净土,往游西 域;乘危远迈,杖策孤征。积雪晨飞,涂闲(间)失地;惊砂夕起,空外迷天。万里山川,拨烟霞而进影;百重寒暑,蹑霜雨而前踪。诚重劳轻,求深愿达。周游西 宇,十有七年。穷历道邦,询求正教。双林八水,味道餐风;鹿菀鹫峰,瞻奇仰异。承至言于先圣,受真教于上贤。探赜妙门,精穷奥业。一乘五律之道,驰骤于心 田;八藏三箧之文,波涛于口海。爰自所历之国,总将三藏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译布中夏,宣扬胜业。引慈云于西极,注法雨于东垂。圣教缺而复全,苍生罪而 还福。湿火宅之干焰,共拔迷途;朗爱水之昏波,同臻彼岸。是知恶因业坠,善以缘升,升坠之端,惟人所托。譬夫桂生高岭,云露方得泫其花;莲出渌波,飞尘不 能污其叶。非莲性自洁,而桂质本贞,良由所附者高,则微物不能累;所凭者净,则浊类不能沾。夫以卉木无知,犹资善而成善;况乎人伦有识,不缘庆而求庆。方 冀兹经流施,将日月而无穷。斯福遐敷,与乾坤而永大。
    永徽四年,岁次癸丑十月己卯朔十五日癸巳建。
    中书令臣褚遂良书。

 

《大唐太宗文皇帝制三藏圣教序》今译:

盖闻二仪有像,显覆载以含生;四时无形,潜寒暑以化物。

听说天地有形状,所以显露在外、覆盖并且承载着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因为四季没有形状,所以深藏着严寒酷热来化育万物。

是以窥天鉴地,庸愚皆识其端;明阴洞阳,贤哲罕穷其数。

因此观察体验天地的变化,即使是平凡而愚蠢的人也能知道它的一些征兆;要通晓明白阴阳变化,即使是贤能而有智慧的人也极少有研究透它的变化规律的。

然而天地苞乎阴阳而易识者,以其有像也;阴阳处乎天地而难穷者,以其无形也。

但是天地包容着阴阳变化而容易懂的原因,是因为天地有形状;阴阳变化在天地之间而难研究透的原因,是因为阴阳变化是没有形状的。

故知像显可征,虽愚不惑;形潜莫睹,在智犹迷。

所以天地的形象显露在外并能得到验证,即使愚蠢的人也会明白;而阴阳的变化隐藏了起来没有人能看得见,即使是聪明人仍会迷惑不解。

况乎佛道崇虚,乘幽控寂,弘济万品,典御十方,举威灵而无上,抑神力而无下。

况且佛道推崇虚空,它驾乘着隐秘来操纵着超脱一切的境界,也主张广泛救济众多生灵,用佛教的理论来治理天下。佛法一旦施发神威就没有上限,克制神奇的力量也没有下限。

大之则弥于宇宙,细之则摄于毫厘。

佛道从大处说它遍布宇宙,从小处说又能收拢一丝一毫。

无灭无生,历千劫而不古;若隐若显,运百福而长今。

因为佛道主张不生不灭,超脱一切,所以虽历经久远而永不衰落。它有时隐藏,有时显露,以多种多样的形式传送着无数的幸福直到如今。

妙道凝玄,遵之莫知其际;法流湛寂,挹之莫测其源。

佛道中寓含的神妙的道理和高深的玄机,即使遵循它也没有谁知道它的边际的;佛法的流传,深邃而静远,即使推崇它也没有谁探究出它的根源。

故知蠢蠢凡愚,区区庸鄙,投其旨趣,能无疑惑者哉!

所以众多平凡而无知的人,以及那些平庸浅陋之辈,面对佛教高深的旨意,能没有疑惑不解吗?

然则大教之兴,基乎西土,腾汉庭而皎梦,照东域而流慈。

然而佛教是在西土产生并兴起的。流传到大唐汉地就象明亮的美梦一样,照耀着大唐而流传着慈爱。

昔者,分形分迹之时,言未驰而成化;当常现常之世,民(人)仰德而知遵。

很早很早以前天地初开的时候,语言还没有传播,教化还没有形成,当今人们敬慕德行也懂得遵循礼仪。

及乎晦影归真,迁仪越世,

在漫长的等待中,人类由浑沌昏暗回归到今天正本清原的时候,世道更替,法度发生了变化。

金容掩色,不镜三千之光;

早先佛祖那光辉的容颜被一种颜色所遮蔽,佛光照耀不到三千大世界之上;

丽象开图,空端四八之相。

今朝它美好的形象才得以展开,我们似乎看到了空中端坐着佛像,甚至连它身上的三十二个显著特征都清晰可见。

于是微言广被,拯含类于三涂;遗训遐宣,导群生于十地。

于是精妙的语言广为流传,才得以从生死的苦难中去拯救万物。于是先辈说的有道理的话得以长久地传播,也才能在广阔的大地上引导众生度过苦难。

然而真教难仰,莫能一其旨归,

但是在历史的长河中真的正教很难广泛流传,各种教派不能把真教的意旨精华统一归属到一起;

曲学易遵,邪正于焉纷纠。

而邪僻的不正当的学问却容易使人依从,于是邪正之间就在教义上交错杂乱。

所以空有之论,或习俗而是非;

所以空宗派和有宗派有了各自的观点;有时沿袭着旧俗便产生了争执。

大小之乘,乍沿时而隆替。

于是,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的学说,就暂时沿着时间的流逝而在或兴或衰中交替流传。

有玄奘法师者,法门之领袖也。

有个叫玄奘的法师,是法门的领袖人物。  

   幼怀贞敏,早悟三空之心;

他从小就很聪明,心怀忠诚,早就能明白"三空"的教义;

长契神情,先苞四忍之行。

长大后他的神情、性格又和佛教的要求很是投合,他总是坚持包括四忍境界的佛门修行。

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仙露明珠,讵能方其朗润。

即使是松林涧的清风、湖水中的朗月,也比不上他的清丽华美;即使是仙饮的晨露、明亮的珍珠,岂能和他的明朗润泽相比?

故以智通无累,神测未形,超六尘而迥出,只千古而无对。

所以他智慧超群,没有牵挂,精神清透,并不显露;他超出“六空”,不同于常人,多少年来没有人可以和相比。

凝心内境,悲正法之陵迟;栖虑玄门,慨深文之讹谬

他聚精会神地从内心修炼自己,常以正统佛学的衰落为悲伤;他静心钻研佛教,常因这精深的理论被谬传而感慨叹息;

思欲分条析理,广彼前闻,截伪续真,开兹后学。

他想着要有条有理地分辨剖析经文,扩大佛学古代的经文典籍;取掉虚假的,保留真实的,让后辈学者从此开始不再混淆真伪。

是以翘心净土,往游西域。

因此他向往净土,就到西域去求学。

乘危远迈,杖策孤征。

他冒着生命危险在万里征途上行进;他拄着拐杖独自远行。

积雪晨飞,途闲失地;

途中艰险无以计数,早晨的漫天飞雪,行进途中有时找不到栖身之地;

惊砂夕起,空外迷天。

傍晚的滚滚风沙,遮天蔽月难辨方向。

万里山川,拨烟霞而进影;

在万里山川之上,有着他排开险阻、拨开迷雾前进的身影;

百重寒暑,蹑霜雨(别本有作“雪”者)而前踪。

在多少个严寒酷暑的季节里,留下他踩霜宿雨而前进的脚印。

诚重劳轻,

他凭着对佛祖的诚心,视付出的辛苦为小事,

求深愿达,

期望着自己的心愿得以实现。

周游西宇,十有七年。

他游遍了西域各国,历时一十七年。

穷历道邦,询求正教,

他历经了所有经过的地方,探询追寻正教。

双林八水,味道餐风,

他经双林;到八水,体会到了佛教圣地的高贵风尚;

鹿苑鹫峰,瞻奇仰异。

他去鹿苑,登鹫峰,瞻仰了佛祖生活过的奇珍异途。

承至言于先圣,受真教于上贤,探赜妙门,精穷奥业。

他在先贤圣人那里接受了深奥的学问。

一乘五律之道,驰骤于心田;八藏三箧之文,波涛于口海。

对于“一乘”“五律”的佛学教说,他很快就牢记在心中,对“八藏”“三箧”的佛学理论,他讲起来就象波涛流水,滔滔不绝。

爰(yuán)自所历之国,总将三藏要文,凡六百五十七部,译布中夏,宣扬胜业。

于是玄奘从所经过的大小国家中,总共搜集吸取了三藏主要著作,一共六百五十七部,翻译成汉文后在中原传布,从此这宏大的功业得以宣扬。

引慈云于西极,注法雨于东垂,

慈仁的云朵,从西地缓缓飘来,功德无量的佛法象及时雨一样遍洒在大唐的国土上。

圣教缺而复全,苍生罪而还福。

残缺不全的佛教教义终于恢复完整,在苦难中生活的百姓又得到了幸福。

湿火宅之干焰,共拔迷途;

熄灭了火屋里燃烧的熊熊烈火,(解救众苍生于水深火热之中),从此不再迷失方向;

朗爱水之昏波,同臻彼岸。

佛光普照,驱散了昏暗,照耀着众生到达超脱生死的彼岸。

是知恶因业坠,善以缘升,

因此懂得了做恶必将因果报应而坠入苦海,行善也必定会凭着佛缘而升入天堂。

升坠之端,惟人所托。

为什么会有升有坠,那就只有看人的所作所为。

譬夫桂生高岭,零露方得泫其华;莲出渌波,飞尘不能污其叶。

比如桂花生长在高高的山岭上,天上的雨露才能够滋润它的花朵;莲花出自清澈的湖水,飞扬的尘土就不会玷污它的叶子。

非莲性自洁而桂质本贞,良由所附者高,则微物不能累;所凭者净,则浊类不能沾。

这并不是说莲花原本洁净,桂花原本贞洁,的确是因为桂花所依附的条件本来就高,所以那些卑贱的东西不能伤害到它;莲花依附的本来就很洁净,所以那些肮脏的东西就玷污不了它。

夫以卉木无知,犹资善而成善,况乎人伦有识,不缘庆而求庆。

花草树木没有知觉,尚且能凭借好的条件成就善事,更何况人类有血有肉有思维,却不能凭借好的条件去寻求幸福。

方冀兹经流施,将日月而无穷;斯福遐敷,与乾坤而永大。

希望这部《大唐三藏圣教》经得以流传广布,象日月一样,永放光芒;将这种福址久远地布撒人间,与天地共存,发扬广大。

   永徽四年,歲次癸丑十月己卯朔十五日癸巳建。 

中书令臣褚遂良书。

 

    褚遂良(596-659), 字登善。浙江钱塘(今杭州市)人。父褚亮,秦王李世民文学馆十八学士之一。太宗时,历任起居郎、谏议大夫、中书令。649年(贞观二十三年)受太宗遗诏辅 政。高宗即位,任吏部尚书、左仆射、知政事。封河南郡公,人称褚河南。主张维护礼法,定嫡庶之分。后因反对高宗立门第低微的武则天为后,被贬职而死。其书 法继二王(羲之、献之)、欧(阳询)、虞(世南)以后,别开生面。晚年正书丰艳流畅,变化多姿。对后代书风影响甚大。后人把他与欧阳询、虞世南、薛稷并称 为唐初四大书法家。碑刻有《伊阙佛龛碑》、《孟法师碑》、《房玄龄碑》、《雁塔圣教序》等。著有《晋右军王羲之书目》。


  评论这张
 
阅读(5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