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佛宿山人

欢迎对王家屏研究、《金瓶梅》研究、三晋文化研究以及文学创作感兴趣的朋友来作客!

 
 
 

日志

 
 

《乌龙洞》引子  

2013-01-21 07:22: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子
 

当地有个古老的民间传说:远古时期,神州大地上常因河流不畅,导致洪水四溢,泛滥成灾,黎民百姓,苦不堪言。

天庭传旨,命令东海龙王治理水患。

老龙王委派五龙子负责疏通黄河,引水入海。

五龙子浑身墨染,乳名乌龙。

距离黄河不远处有一座山,钟灵毓秀,山体内有一个洞,幽深莫测。五龙子就在那里安家,那座山叫“乌龙山”,那个洞叫“乌龙洞”,乌龙洞又称“讵之龙宫”。

五龙子征服了兴风作浪的“鼋龟”,把它们锁在乌龙洞旁边的半山腰,历尽千辛万苦,疏通黄河后,五龙子留在乌龙洞修行。时间一久,“鼋龟”们的板甲化成了堆在一处的顽石。

五龙子信奉文殊菩萨,文殊菩萨是诸多智慧神的化身,他经常采用不同的方式和方法对五龙子进行教化,五龙子越来越变得乐善好施,嫉恶如仇,且聪慧伶俐,足智多谋。

一天,五龙子提出许多关于人世间的问题。

文殊菩萨说:“佛学,重在感悟,有些事理到人世间走一遭,自然就会明白。”五龙子听了文殊菩萨的话,化作一条小乌蛇,来到人世间。

临行前,文殊菩萨嘱咐他:“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人都要以诚相待,贵在教化,万万不可一时性起,大开杀戒,伤了人家性命。”五龙子点头应允。

刚到人世间,五龙子忘了自己蛇的身份,竟在大道上昂首挺胸,悠然自得地爬行。

耳听得一阵鸣锣开道声,远远的来了一行浩浩荡荡的人马。

小乌蛇来不及躲闪,被走在前面扛大旗的一名壮汉一脚踢飞,那壮汉口中还骂骂咧咧,小乌蛇干生气,没法说。他不理解这人为什么如此可恶,专捡弱小的欺负。

小乌蛇蜷缩在路旁的草丛中,向大道上望去,只见前有龙幡,后有龙辇,但凡装饰彩绘处都是龙的形象。

小乌蛇萌生好奇心,巧施法术,化作一缕清烟飞起,藏身到辇顶之上的隐蔽处和主人一道被前呼后拥地抬到一处富丽堂皇的宫殿。

宫殿里更是以龙为图腾,柱、梁、门、墙上,主人的衣服和用具上都或雕、或印着龙的图案,来到这里,简直就像到了龙的王国。龙能受到如此崇拜,小乌蛇感到无比欣慰,。

小乌蛇决定乘夜深人静时拜访一下这位好龙的主人。

夜幕降临,主人的房间灯火辉煌,分外热闹,先是一排男人鱼贯而入,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唯唯诺诺地听候主人吩咐,后是一排女子每人手中端了一盘食品,进入房中伺候主人用膳。小乌蛇心想,这样的主人比我当龙子不知道要强出多少。

门外有警卫,仔细一看,正是那位曾经踢了自己一脚的壮汉,小乌蛇向他吹了一口冷气,壮汉接二连三打起了响亮的喷嚏,直到惊动了一位将军模样的人,扇了他两个清脆的耳光,壮汉口角淌着血,还点头哈腰地说:“将军息怒,千万别闪了手。”小乌蛇觉得这种人欺软怕硬、奴颜婢膝,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该不该同情。

又等了一个时辰,正殿里只剩了主人和夫人。五龙子现了原形,破门而入。

主人和夫人一见屋内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吓得夫人晕倒在床上,主人跪在地上真打哆嗦。五龙子十分懊恼,原来他们好龙是假,恶龙是真,他不理解人为什么这样虚伪。

五龙子自觉索然无味,于是悄然离去。


 

小乌蛇又在大路上漫无目标地爬行。他觉得特别孤单和寂寞,很想找个好心人与自己结伴而行。

正当小乌蛇在前面爬行时,后面来了一位穿着朴素的青年男子,他肩挑货郎担,手摇拨浪鼓,神采奕奕,一路高歌向这边走来。

小乌蛇卧在当道,抬起头来向他张望。

货郎看见小乌蛇,放下担子,细细端详起来,只见小乌蛇小指般粗细,浑身乌黑,向自己频频点头,甚是可爱。

他找了一根小棍,将小乌蛇挑起,说道:“你这区区小龙,怎能卧在当道,也不怕让人将你踩死?”口里念叨着,将他放入路边草丛。

货郎坐下来休息了一阵,挑起担子,继续赶路。没走几步,见小乌蛇又卧在当道,动作和刚才没有两样。

货郎好奇地自语道:“莫非这小生灵与我前世有缘?不如挑了他,也好路上做伴。”于是,他朝小乌蛇说道:“小龙啊,你要是愿意跟我走,就点三下头,你要是不愿意跟我走,各走各的路。”

小乌蛇真的朝货郎点了三下头。货郎欣喜若狂,将小乌蛇用双手小心翼翼的捧起,安放在前面的货箱上。

从此,小乌蛇成了货郎的小伙伴,他们朝夕相处,形影不离。

令货郎蹊跷的是,自从担了小乌蛇,担子轻了许多,翻山越岭不喘气,跨沟过河不费劲,日行百里不困,夜走八十不乏。

货郎姓张、名正阳,祖藉山东,因遇灾荒,年仅十七就远离父母,出外闯荡。他把小乌蛇当朋友看待,每当有疑难不决之事,便与小乌蛇商量,小乌蛇点头表示同意,摇头表示反对,扬起尾巴敲打、或发出“丝,丝”声,便是报警,预示前面有危险。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与蛇之间逐步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交流方式。奇怪的是,按照小乌蛇的意见去办,总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祥。后来,货郎的行动路线干脆由小乌蛇决定。

这一日,天下大雨,张货郎住在一家小店,没有出去,他喝了二两水酒,喂了小乌蛇一些生肉,坐在炕上,向小乌蛇倾诉衷肠。他说:“小龙啊,咱俩有缘,结伴多日,虽然买卖亨通,也只是贩卖些针头线脑,充其量,聊解温饱,我身为七尺男儿,不要说安邦定国、扶危济贫,连孝敬父母、成家立业都办不到,实在惭愧啊!”说罢,掉下了辛酸的眼泪。小乌蛇卧在旁边,点着点,深表同情。

张货郎问小乌蛇:“小龙啊,你有好办法帮我吗?”

小乌蛇点了三下头,张货郎转忧为喜,搂着小乌蛇睡了个好觉。

第二日,雨过天晴,张货郎挑着小乌蛇继续上路,从此后,在小乌蛇的引导下,翻千山,过万水,直达辽东。

到辽东后,小乌蛇卧在前面的货箱上用头指示着方向,继续往北走,最后,进入了郁郁茫茫的原始森林。这里几乎没有人烟,人与蛇过着风餐露宿的野营生活。

那一日,正行走间,森林深处传来阵阵惊天动地的野兽吼叫声,眼前出现了几只斑斓凶猛的东北虎。它们发现了猎物,联合行动,向这边步步逼近。

张货郎头皮一阵发麻,心想大事不好,他放下担儿,抽出扁担,握在手中,准备与老虎拼死一搏。

危急关头,他朝着小乌蛇说道:“小龙啊,今日在劫难逃,你赶快逃生去吧,将来好自为之。弄不好,我就‘以身饲虎’了。”言犹未尽,珠泪滚滚。


 

张货郎手握扁担,朝着小乌蛇正在说话,突然间眼前狂风大作,一股龙卷风平地而起,盘旋挺进,所经之处,树枝被打折,看那方向,直达几只老虎处,这些兽中之王眨眼之间先被高高卷起,后又重重摔下,一只只虎威顿失,乖巧如猫,逃之夭夭。

张货郎长舒一口气,用手背擦着额头的汗,慢慢定下心来,低头却不见了小乌蛇,急得他“小龙,小龙”地喊着,四处寻找。

终于在前面不远处找到了小乌蛇,他屈身盘定一株生长了许多年的人参。张货郎小心翼翼地将它完好无损地全盘撅起,抱至河边,用河水将泥土冲掉,布包线缠后,置于货箱内。

数日来,张货郎收获颇丰,在小乌蛇的引导下已挖到人参二、三十余株。张货郎对小乌蛇说:“小龙啊,有这么多极品人参该知足了,咱们回去吧。”小乌蛇摇着头,不同意他的意见,指引他继续往北走。

怱一日,来到了一处流淌着黑水的河。小乌蛇在河水里嬉戏了一阵后,引导张货郎来到一个河道拐弯处,这里是一片沉积了数千年的流沙。小乌蛇在沙表面匍匐前进,最终盘定一个地方,张货郎过去一看,圈子里竟然有拇指头大的一块黄金。

张货郎在河边搭了个小棚,住下来,又用树枝编了个簸箕,利用水洗法从沙子里掏起了金。

由于人勤谨,取沙容易,离水不远,沙子里的含金量高,不几日,张货郎就掏得黄金数百余两。

这一日,张货郎吃完了鲤鱼蘑菇炖人参,便对小乌蛇说道:“小龙啊,咱们已经得到很多了,该回去了,这里的财富很多,不能贪心不足啊,剩下的留给后人吧。”小乌蛇深情地点了三下头。第二天,他们踏上了回程的路。日行夜宿,来到幽州。

张货郎准备把人参卖了,加上所得黄金,购买丝绸,然后西行,入河西走廊,北出张掖,与西域诸国贸易。他把自己的想法和小乌蛇一讲,小乌蛇点头赞称。

幽州是个好去处,人口密集,大街小巷,商贾林立,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张货郎挑个干净旅馆住下之后,开始了解市场行情,小乌蛇闲着没事,饱食终日,无所用心。

张货郎先到了一家药店,向掌柜的出示了他的几棵人参,掌柜的看后,十分惊讶,他给出了一个让张货郎无法想象的天价。成交后,掌柜的面有难色,他说柜上现在没有那么多银两,只能先付一部分,剩余的等售出货后再付。

张货郎又到别的几家药店进行了对比调查,他们的给价低于第一家的先付款,张货郎认定这位掌柜的是一位可以信赖的诚信之士。

张货郎将所有人参都交与掌柜的,等他售出后再结算。他对别人的信任换来别人对他更大的信任,掌柜的要和他共同经营药铺,张货郎欣然同意。

几天后,张货郎用黄金购得丝绸数十匹,马匹若干,又雇用马夫数名,装驮后,起程西行。

张货郎精心选购了一匹名叫白雪的高头大马做坐骑,他专门为小乌蛇定做了一间与马鞍相连的精美小屋,小乌龙更加精神抖擞、威风凛凛,他是整个商队的引路先锋,商队的人对他都十分崇拜,尊称他为“乌龙爷”。

商队离幽州,过晋秦,直达潼洮。经过数日休息整顿,沿河西走廊,溯黄河而上,北出嘉峪,挺进张掖。

抵达张掖后,张货郎将丝绸或以高价出手、或以物易物,数日后又置办了一些西域奇货,准备返回幽州。

就在商队决定离开张掖的前一天夜里,突然有人叩响了张货郎住宿的房门。


 

张货郎开门一看,原来是一名西域商人带领着几名西域壮汉,他们每人手里抱了一块乌青石,西域商人执意要与张货郎“赌石”。

赌石又称赌货。原来,翡翠在开采出来时有一层风化皮包裹,无法知道其内的成色,,须切开方知好坏,赌好,一夜暴富,赌不好,两手空空,甚至倾家荡产。

张货郎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知识,面对西域商人,十分为难,侧过头去看小乌蛇,小乌蛇竟然频频点头。

小乌蛇这边一点头,张货郎就有了主意,他让西域商人将石头一字排开,并将每块石头标明价钱,然后逐一判断,选择购买。

张货郎每拿起一块石头,小乌蛇点头,他就买,小乌蛇不点头,他就不买。功夫不大,钱货两清,交易结束。西域商人向张货郎伸出大拇指,夸他是个痛快人,够朋友。

西域商人走后,张货郎找个锤子将其中一块敲开一个边沿,里面露出的竟然是上好的老坑种翡翠,质地细腻,纯净无瑕。张货郎估计,仅此一块就价值不凡。

数十日后,商队返回幽州。初步预算,盈利白银数十万两。张货郎在幽州的一处商业黄金地段购置铺面数十余间,以“金玉行”为龙头,又开办了“绸缎庄”、“药材铺”,皆以“正阳”为商号。很快,张正阳就成为幽州城内年纪最轻、实力最雄厚的著名商人。人们戏称那条街为“正阳街”。

张货郎在幽州城内修了一处宅院,他和小乌蛇带领家丁若干风风光光地回山东老家去接父母。

父母见儿子衣锦还乡,喜出望外。张货郎吩咐家丁置办酒席,宴请四方乡亲。

酒宴上,张货郎向乡亲们介绍了小乌蛇,他说:“小龙又称‘乌龙爷’,我能发财全靠他。”小乌蛇被供奉在一张高桌上的神龛内,乡亲们都说他是财神爷,对他顶礼膜拜。

一位老者端着一碗酒颤巍巍地走至神龛前,他说:“不知道乌龙爷有没有呼风唤雨的本领,本地今年又是久旱无雨,祈求乌龙爷巧施法术,普降甘霖。”

话音刚落,就见天上乌云密布,功夫不大真的下起了雨。乡亲们欢呼雀跃。对小乌蛇更加信奉。

酒宴上,张货郎向乡亲们介绍了小乌蛇。

 

一些年轻人纷纷表示要跟随张货郎出外闯天下,张货郎一一依允。

张货郎特地聘请他的启蒙先生去当账房先生,先生欣然应聘,乡亲们说,这真是如虎添翼。

张货郎的父亲站起身来语重心长地告诫儿子,他说:“财富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东西,发了财不要忘记天下穷苦人。想当年,山东大旱,乡亲们四处流浪,是各地的老百姓一口饭、一口汤,救了我们,我们如今有了办法,也要去救助那些落难的人。”

乡亲们都说张老汉说得对,张货郎表示,将来要在幽州开设一个“正阳粥棚”,专门招待那些流落到幽州的难民。

张货郎的母亲牵着一位年轻姑娘的手也出来说话,她说:“正阳和金凤从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乡亲们都说他俩是天生的一对,地配的一双,正阳外出这几年,俺张家打里照外全凭金凤照应,现在我们当父母的做主,让他俩择日成婚。”

乡亲们异口同声地说:“好!”几个年轻人把一对有情人推搡到了一起,俩个人表面上羞羞答答,心里头高兴极了。

张货郎接了父母亲到幽州,又带来了一大帮山东老乡。

他们首先办起了“正阳粥棚”,张老汉是负责人,老俩口每天忙着为难民煮粥。他们说:“这是积德行善的好事情,再苦再累也值得。”

张货郎的启蒙先生担任了总账房先生,他是个很认真的人,日清月结,账目分明。

其它人员都量才使用,各司其职。

张货郎也与金凤成了婚,了却了父母一桩心思,成就了他俩一世姻缘。

婚后不久,张货郎又在丝绸之路上跑了几遭,生意办得越来越红火,业内人士用“日进斗金”来形容,恰如其分。

就在一切都转入正规化的时候,有一天,专门伺候“乌龙爷”的下人前来报告说:“近日,乌龙爷不吃、不喝,也懒得动,好像是生了病。”

张货郎一听此话,心中万分焦虑,火急火燎地前去看望。


 

张货郎赶到小乌蛇的住处,果然见小乌蛇懒洋洋地躺在那里,无精打采。他心疼地将小乌蛇双手捧起,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龙啊,你到底怎么了,生病了吗?”

小乌蛇摇了摇头。

“是不是我有什么事做得不对,惹你生气?”

小乌蛇还是摇头。

“是不是下人伺候不周啊?”

小乌蛇的头摇的更历害。

张货郎一偏头看见了墙上的大红“喜”字,眼睛一亮,拍着脑门,诡秘地一笑,说道:“我明白了,你是想要娶亲。”

小乌蛇还是一个劲地摇头。

“是不是在府里呆得烦闷,想出去转游。”

小乌蛇这才免强点了点头。

张货郎说:“那好吧,明天我就陪你出去,你想到哪里,咱们就到那里。”

张货郎又搂着小乌蛇睡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他们骑着白雪马上了路。

在小乌蛇的引导下,先到云中,又到马邑,最后到了乌龙山下。

张货郎舌干口渴,小乌蛇引导他来到了一个山洞,泉水潺潺从洞中流出。

张货郎弯下腰去,双手将水捧起,喝了一口,甘甜爽口,沁人肺腑,于是就一口气喝了个够。

张货郎喝饱了水,却不见了小乌蛇的踪影,眼看着日已西斜,急得他在乌龙山上团团转。

夜幕悄然降临,天空中下起了蒙蒙细雨,张货郎将白马身上的马鞍和小乌蛇的龙龛解下来,抱到了山洞里,耐心地等待小乌蛇归来。

连日奔波,张货郎实在是太累了,不久,他酣然入梦。

朦胧中,他来到一个神奇的地方,山花烂漫,绿树成荫。

一位似曾相识的翩翩少年彬彬有礼地邀请他进入一个犹如仙境般的洞府。

洞府门口悬着一块巨大的牌匾,上书“讵之龙宫”四个大字。进到洞里,生意盎然,春色满院,花团锦簇,流水潺潺,有亭台楼阁,有雕梁画栋,更神奇的那些天使其然的悬浮石,千姿百态,如梦如幻。有的如佛祖面壁,有的如菩萨讲经,有的如群仙拜寿,有的如百鸟朝凤。……真是千奇百怪,精彩纷呈,让人一见,叹为观止,目不暇接。

少年领他进入了自己居住的宫殿。里面很大,一侧供奉着文殊菩萨,另一侧供奉着龙王和龙母。供像前有供桌,供桌上摆放着一些瓜果梨桃之类的供品。另有书案,案上摆放着“二经二论”等佛经。

少年请张货郎坐下,微笑着与他简叙了自己的身世。

张货郎这时才明白,这位少年就是小乌蛇,他是五龙子的化身。

五龙子唤来化作人身的“神龟”、“黑蟒”、“司雨”作陪,拿出山珍海味、玉宇琼浆招待张货郎。有许多位龟、蛇类的精灵穿行其间、伺侯左右。

五龙子向张货郎介绍了“神龟”的身世。

他说,仓颉是轩辕的一位大臣,轩辕让他负责画图造字。

一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雪,仓颉一早起来上山打猎,他见雪地上有山鸡和小鹿留下的足迹,两者形状各异。他把鸡爪印画出来叫鸡,把鹿蹄印画出来叫鹿。他产生了一个想法,把世界上任何东西的象形画出来,成为字。

仓颉仰观日月星辰,俯察世间万物,沉迷于创造文字。不久,象形文字越造越多,却没有写的地方。

一天,“神龟”在河边被人捉住,请仓颉给“龟”造字。仓颉发现龟背上有排列整齐的方格,便照龟的象形,造了“龟”字。又把字刻在龟背上的方格子里。“神龟”乘人不备,爬回河里。三年后,又被人捉住。他背上的字不但没有被水冲掉,而且字迹更明显。从此,中华民族就有了最早的象形文字和甲骨文。仓颉被奉为汉字始祖,“神龟”也成为富有文化涵养的神灵。

五龙子治理黄河时,“神龟”曾是为他出谋划策的“智囊”。

五龙子擒获兴风作浪的“鼋龟”后,按照“神龟”的意见,让他们脱下外壳化成顽石,灵魂由“神龟”组织,留在这里修行,成为乌龙山上的精灵。

五龙子还说,他当年治理黄河时,天庭派出天兵天将参战,点将台就设在距离此地不远处的人马山顶,现在那里留有石林,重现当年出征时的阵容。

“神龟”问五龙子此次化作小乌蛇到人世间有何收获,五龙子说,以龙的身份看到的是大世界,以小乌蛇的身份看到的是小世界,大世界可以大到无极限,小世界可以小到无极限。此次最大的收获是感悟到大世界由无数个小世界构成,两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大、小世界的认知永无止境。

“黑蟒”是五龙子手下的一员大将,五龙子离开乌龙洞期间,“讵之龙宫”的事务由他和“司雨”负责。他对五龙子不带领他一起转世很有意见,五龙子说,以后会让他如愿以偿。

“司雨”对什么都表现得无所谓,他满足于能完成自己司雨的本职工作。

张货郎在众人的陪伴下,如同回到了自己家,开怀畅饮,不拘一格。他表示,以后要以五龙子和“神龟”为榜样,努力修行。

酒足饭饱后,五龙子又领他参观了一些世上罕见、龙宫仅有的宝藏。

见了这些宝贝,张货郎问道:“你我从长白山得山参,墨河得黄金,张掖得翡翠,又以此为本,经商致富,所发之财,该如何处置?”

五龙子笑着说道:“那都是大自然所赐,绝不能视为己有。取之于天地,报之以修行。”

张货郎认真地品味着这句话,似有所悟,重重地点了点头。

张货郎表示将要为五龙子修建寺庙,五龙子未置可否。

张货郎又和众人攀谈了好大一阵,五龙子说道:“洞中一日,人间一年”,提醒张货郎早点回去,免得家人担心。张货郎和五龙子依依惜别,他问五龙子:“你我何时再能相会?”

五龙子说:“若遇危难之时,连呼我三声,将立即前往。”张货郎铭记心中。


 

张货郎从睡梦中醒来。他发现洞外果然时过境迁,过去了许多时日,马鞍等物淹埋在尘土中,白马早不知去向。他朝着乌龙洞口作了三揖,说了声“小龙啊,后会有期”,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五龙子吸了一口神水,向空中一喷,天上出现一朵祥云,张货郎走到哪里,跟到哪里,为他遮着阴凉。

回到幽州,家人和伙计们十分惊喜,原来,张货郎离家竟然有数年之久。张货郎在各商铺隆重供起“乌龙爷”,有的人说他是财神爷,有的人说他是药王爷,……大家都说他是有求必应的好神仙。

时隔不久,张货郎筹集了一些银两,再次来到乌龙洞为乌龙爷修建庙宇。他路遇一位名叫大尚的捕蛇者,一问方知捕蛇是他的职业,他将捕来的蛇售与富庶人家泡酒喝。

张货郎花高价将大尚的所有猎物全部买下,然后到乌龙山放生。张货郎把他奇遇五龙子的故事讲给大尚听,大尚发誓再不捕蛇,投靠张货郎,成为张货郎修建乌龙庙的得力助手。

乌龙洞要修庙的消息一经传开,三乡五里的人纷纷响应,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乌龙山下一片热闹景象。

张货郎和大尚以身说教,感动了山民们,尊蛇、爱蛇、不伤蛇,蔚然成风,买蛇放生成了一种行善积德的时尚。乌龙山上的蛇很快就多了起来,这里成了蛇的王国。随之而来出现了一个问题,有的毒蛇会咬伤人或牲畜,该怎么办?张货郎和大尚跪倒在乌龙洞前向五龙子问策。当时,洞中没有任何反应,但是,张货郎深信五龙子会设法指点迷津。

第二天,张货郎和大尚随山民到人马山上伐木。他们来到了石林,这里果然是人间仙境,怪石林立、千姿百态、似虚似幻、扑朔迷离,有一位苦行僧在那里打坐拾法。张货郎见他衣衫破陋,脱下外套相送,苦行僧说,自己已有内、中、外三套,足矣。大尚又拿出干粮送他,苦行僧又以过午而不食,婉言谢绝。他说道:“施主,有啥话,只管讲。”张货郎和大尚谦恭地向苦行僧请教治疗毒蛇咬伤的方法,苦行僧说,习法者,须心慈、心静、心正,否则,轻则断子绝孙,重则一命呜呼。他还说了不能以法谋财、每代只选一位正直之人将法口口相传等条件。最后,他问道:“你二人能做到吗?”张货郎和大尚坚定地表示:“能!”

苦行僧这才认真地教他们学习治疗毒蛇咬伤之法,后被人称为“大尚法”。又教他们“护身法”、“退火法”、“移花接木法”等。教会他们之后,苦行僧突然不见踪影,张货郎和大尚这才意识到刚才是受五龙子的点化。

当年六月二十四日是乌龙庙竣工之时,张货郎特地从泰山请来高僧做道场,又从城里请来戏班唱大戏,善男信女们从四面八方纷至沓来,乌龙山沸腾了,山下欢声笑语,山上祥云瑞彩。此时,乌龙山顶的崖上或树枝上攀满了蛇,成为难得一见的奇观。

从此,乌龙庙远近闻名,乌龙爷家喻户晓。

以后,大尚留在乌龙洞修行,他用“大尚法”治疗蛇咬伤、用“退火法”治疗发高烧,无不灵验。张货郎继续走他的经商之路。

一次,张货郎乘坐满载丝绸的渡船过黄河,船行至河中央,突然狂风大作,巨浪滔天,眼看就要船翻人亡,张货郎朝着乌龙山方向连喊三声“小龙”,又念起“护身法”,只见天空中顿时出现了一片状似飞龙的云彩,眨眼之间黄河滩头风平浪静,船上人员化险为夷,张货郎逢人就讲,全凭有五龙子保佑,否则,早没命了。

此话不胫而走,从那以后,人们不仅天旱时到乌龙庙祈雨,就连家里的人生了病、或者遇到其它大灾小难,甚至为能生儿育女也要到乌龙庙上香许愿,乌龙庙的香火一直红旺。

五龙子对形形色色的祈求总是想方设法、尽量解决,天长日久,名声越来越佳。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五龙子赢得了人世间许多赞美之词。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人世间一代新人顶替一代旧人,一个新朝更换一个旧朝。

乌龙洞演绎出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和传说。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